刘真弟弟保持神秘母亲独自现身灵堂,受疫情影响追思会可能有变_资讯 - 波波电影网-播播电影-播播影院-波波影院-看电影就在播播电影网

刘真弟弟保持神秘母亲独自现身灵堂,受疫情影响追思会可能有变

3月26日是家属在龙岩会馆为刘真设灵第二天,这天上午十点,刘真丈夫辛龙再度现身,记者发现辛龙没有换衣服,依旧穿上刘真为他量身定制的“龙”图案衬衫,但戴上帽子墨镜,遮掩泪痕和哭得红肿的双眼

昨天辛龙是从后门进入灵堂,今天他则是从前门进入,在数十名传媒的追访下,辛龙情绪激动大口大口的吸气、吐气,几度哽咽却始终说不上一句话,只能双手合十礼貌回应。

目前来看,辛龙很可能会一直在灵堂陪伴刘真,直至爱妻“羽化成仙”。

辛龙进入灵堂后,陆续有好友抵达,包括李明依、游鸿明、巫启贤、侯怡君等圈中友人,一一到灵堂致哀。

26日下午二点半,刘真妈妈再次现身灵堂,刘妈妈戴口罩和墨镜遮掩哀伤,刘妈妈和女婿一样,低着头前行情绪激动,却始终不发一言。

刘真的父母在昨天下午首次到灵堂打点,据台媒了解,两位老人已七八十岁,此前的经济来源一直依靠刘真,女儿离世后,两老悲痛万分,但也表示会照顾好4岁外孙女。

辛龙的爸爸妈妈早逝,在迎娶刘真后,也感受到岳父岳母的关爱,刘真病危之际,辛龙曾想跟他们说明刘真的状况,但岳父岳母早已六神无主,心痛到不能接受,无法听辛龙说下去。

刘真不幸猝逝,以致辛龙要独力撑起这个大家庭,他在妻子病逝后首次发声时表示,恳请外界不要干扰刘真父母,尤其是在灵堂之时希望传媒高抬贵手,老人家不容再有闪失。

不过,据台媒透露,刘真还有一个弟弟,此前一直跟着刘真担任贴身助理,后来弟弟成家有了小孩,就变成一般上班族,远离娱乐圈。

目前刘真弟弟一直低调出入灵堂,暂时没有传媒拍到照片,而接下来的丧礼和追思会都要家人一同协商。

辛龙一直想以“最高规格”送别妻子,但疫情当前,有文件表明要暂停室内100人、室外500人的聚众活动,若如期举行还要评估风险指标。

所以,下个月22日刘真追思会,很可能会改成户外场地,或者取消,但目前负责人还未收到龙岩会馆的相关申请。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免责声明: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谢谢合作!

© 2024 www.bobodyw8.com  E-Mail:  

观看记录